南京“211”大学毕业生因校园贷自杀 爷爷:希望

南京“211”大学毕业生因校园贷自杀 爷爷:希望

时间:2020-02-12 06:2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8月31日,年仅23岁的许阳从28层高楼跳下,留给家人的是无尽的伤痛和一笔笔还未还清的贷款。就在他自杀后的几天里,许家人还接二连三地接到不同平台打来的催债电话。

一名从小到大都很优秀的学生,家中相对富足,为何会如此频繁申请贷款,又为何走向绝路?

在其江苏苏中地区的家乡,目睹这个普通家庭曾经的幸福与如今的哀伤,让人感觉非常沉重。但屡禁不绝的违规校园贷中,人生就此坠落的并非许阳一个。而正如许阳爷爷所说,“希望他是最后一个。”

“211”大学毕业生跳下28楼

那一天,许父刚走进家门,就接到了一家网贷平台的催债电话。电话那头,一个声音说,许阳一个月应该还600多元。

这是距离许阳从南京跳下28楼的第四天。 就在接到这个催债电话前,许父强撑着自己,捧着儿子的骨灰盒,前往当地一间寺庙安放。

许父一直问对方,还有多少钱没还,但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回应。那边只是一个冰冷的机器人,按程序在催债。

许阳妈妈、爷爷、奶奶也相继接到催债电话,他们想向对方了解一下许阳的更多情况,不管是好事坏事,他们都想最后再听听。但电话那头是同样的声音,同样冰冷的机器人。

4天前,8月31日,是全国高校陆续开学的日子,刚进来的新生们熙熙攘攘。然而,刚走出校园的许阳,却在这一天,悄无声息地告别了短暂的人生,当他被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冰凉。

许阳从农村里一路走来,当初的乡下阳光少年,已是南京一所“211”大学王牌专业毕业生,风华正茂。

他在遗言中说: 走之前我会跟一些人通通话,最后听一听你们的声音,或许就不会孤独地离开……这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抗争,显得放肆的生活……这二十多年以来,我没做过什么坏事,唯一对不起的是我的家人。 我是个混蛋,我只希望来生给你们做牛做马,对不起。 再见,我爱你们。 我这样不负责任的混蛋,应该会下地狱的吧。

这一天,他留给同学“有抑郁症”的遗言后,从南京一商业广场28楼的酒店式公寓跳下。不是在都市的繁华里大鹏展翅,而是在校园贷的喧嚣中,让折断翅膀的青春戛然而止。

小许坠亡的酒店窗户 图片来源:小许伯父供图

而这一天之前不久,他还给村里在外地当兵的发小发去信息,约好今年中秋节回家见面。然而,中秋节快要到了,发小渴望中的久别重逢,却永远都不会有了。

许阳的爷爷有两个儿子:许阳的爸爸和伯父。伯父家有一个小许阳2岁的妹妹,此时正在东北上学。两家人只有许阳这一个男孩子,许阳集两家人的万千宠爱于一身,伯父对他像亲儿子一样,他也和伯父很亲热,妹妹和许阳两人也是手足情深。

妹妹9月3日晚上看到新闻报道,虽然用的是化名,但她立即感觉到报道中的人就是自己哥哥,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她当即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一直瞒着她,但电话那端,已是声泪俱下。

就在8月31日这天,许父将自己的微信头像改为了儿子的照片,并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

儿子,这个消息你也看不见了,你的遗言说好通最后一次话的呢? 为什么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走了?你个王八蛋!你走得一身轻松,留下一大家怎么过?你让你的爷爷奶奶怎么能够承受得了?儿子,我从来不敢相信你会这样的人生结局,我曾经为你自豪,为你骄傲!我从来认为你是最棒的!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都不留给我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你告诉我呀!我做错了什么,你以这样的方式惩罚我?你让你宠你的妈妈,以怎样煎熬的方式来度过余生?

在媒体报道这起不幸事件后,许父又将报道转发到了朋友圈,并留言说: 儿子,爸爸对不起你……如果有来生,还做我的儿子……

许阳家所在的村子位于苏中地区。这里地势空旷,作物正在大田里茁壮地生长。虽然比不上苏南那些富裕的农村,但和西部地区的农村相比,这里也算是条件优越。

按村里的习俗,未满30岁、未结婚的孩子非正常死亡,就是“讨债鬼”,是来向父母讨债的,灵棚不能搭在家里,只能搭在外面。

许阳的灵棚搭建在村上一个小农庄里,这个农庄是由爷爷守护的。如今,70岁的爷爷却在这里守护着孙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虽然有两个儿子,但孙子辈就许阳这么一个男孩子。在农村的观念里,要有男孩才算有后人。可是,两代人三对夫妻,就只剩下许阳的妹妹这一个孤单的女孩了。

许阳的父亲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闯荡多年,不断拼搏,现在也是无锡一家大型企业的项目负责人,手下管理着几十号人,年收入也有一二十万元,在村里算是体面人物。突然间天就塌了,这位正值壮年的男子,走路都已经快直不起来了。

许阳骨灰盒送回的当晚,按村里习俗,母亲不能待在家里,因为儿子是来“讨债”的,她只能回到娘家。亲人将她送回娘家,其实也是为了避免她看到儿子骨灰盒时悲伤过度。

许阳的妈妈原本也十分精明能干,一直在村里开着小卖部。可是,儿子的噩耗已彻底将她击垮。现在她已完全无法自己走路,需要有人搀扶。小卖部也关上门了。

记者在小卖部里面看到,一面墙上贴了孩子不同时期的奖状,半边墙,有一二十张。奖状都贴在小卖部而不是家里,毫无疑问,这就是一家人在村子里的荣耀。

“希望他是最后一个”

虽然许阳的遗信说是患了抑郁症,但一家人始终无法相信,平日里总是笑嘻嘻、人见人爱的孩子会有抑郁症,而从不断打来的催债电话看,他们判断应该是校园贷给了孩子太大的压力。

许阳从小就阳光开朗,乐于助人,对别人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村里的人都对他竖大拇指称赞。

贴在小卖部的奖状。许阳父亲说,有一次初中考试许阳拿了第二名,回家把之前的奖状都撕了。

许阳一直都很优秀,从小学到高三,都是班长。 他也从来不调皮,很听话。哪怕是对他说话说重点,他都要掉眼泪,更别说打骂了。从小到大,父亲没有动过他一个指头。 在学校里,只有一次被高中数学老师打过,因为那一次他数学只考了149分(满分150),而且并不是因为他有题不会做,而是因为他写“解”字时图快,只写了半个字,被老师扣了一分的卷面分。而他刚考入泰中的时候,在全年级仅排名603名,但入学后,很快成绩就进入了年级前二十、班上第一名。

2015年,许阳以超过一本线45分的成绩,被南京这所211大学录取。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直成绩优秀的他,第一学期竟然有5门挂科。不过,在伯父和他认真长谈2个小时候,很快他的成绩又跟上了。而且2015年还获得了优秀校级青年志愿者称号;在中航工业“创意 创新 创业”文化节筹备过程中表现突出,被校团委记团内嘉奖一次。

对于优秀的孩子,人们或许总会选择忽略他的问题。

许父说,许阳从小就对钱没什么概念。 因为妈妈开超市,随时都有钱,他要用钱的时候,就从超市里拿。和小伙伴儿们一起出去玩,基本都是他花钱,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 从初一到高三,是他奶奶租房陪读,虽然奶奶一个字都不认识,但花钱都不用小许操心,他只管学习,所以对钱仍然没有什么概念。

上大学后也是这样,和同学聚会,基本都是他花钱。但一到南京上大学,突然就不能从家里超市拿钱了,不过,需要钱的时候,都会给家里说。本来商量好一个月给他1500元生活费,但实际上大概要给三千元左右。此外,手机、电脑这些都是父亲给他买的;平常买衣服也是家里给买,而且都是买一套就要两三千元那种。但他经常去泡酒吧,各种开销很大,又不愿意给父母增加负担,从去年开始,便开始了网络借款。

在许阳跳楼前的日子里,家人从来没接到过催债电话。只有在今年4月的时候,他给父亲发微信说,借了一笔校园贷。许父这时才知道孩子在借贷消费,而且应该是借新还旧,一直这样滚起走。 因为他给父亲说,他在学校里拆东墙补西墙,压力实在太大,确实还不了,请爸爸妈妈原谅,帮忙把钱还掉。 当时许父给他打了9万多元,其中8万元还掉了,还有一个平台1.1万借款因为没有到期没能还掉。

今年7月份毕业后,许阳在南京租了房,准备考研究生。他给室友的感觉是:很大方,是个有钱人。

他和室友在学校附近租的一个长租公寓,每人月均房租1600元。但连房租和生活费一起,家里每月给他打三四千元。许父告诉记者:“钱是给够了的。”

但在许阳自杀后的几天里,许家人接二连三地接到不同平台打来的催债电话,欠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许阳父亲说: “他自尊心太强,觉得我和他妈妈挣钱不容易,所以不愿意再让我们帮他还债,而且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借了太多校园贷,所以才会留遗言说得了抑郁症。”

70岁的爷爷在不幸发生后,一直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守护着孙子的骨灰。见到记者时,他颤颤巍巍站起来,脱下帽子,抹了一把眼泪,对记者说:“我们知道他有性格缺点,他已经不在了,但校园贷还在,我们希望他是最后一个因为校园贷死亡的孩子,不要让悲剧再重演。”

校园贷侵蚀大学校园,已不是一次两次出现悲剧。 此前,监管部门出台了大量措施,努力避免悲剧重演:

2016年5月,教育部与原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还侧重在“校园不良网络借贷”上,明确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和实时预警机制。原银监会明确提出“停、 移、整、教、引”五字方针,整改校园贷问题。

2017年4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重点做好校园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将不具备还款能力的借款人纳入营销范围,禁止向未满18岁的在校大学生提供网贷服务,不得进行虚假欺诈宣传和销售,不得通过各种方式变相发放高利贷。

2017年5月,教育部会同原银监会、人社部共同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在鼓励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为大学生提供金融服务的同时,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不仅是之前文件针对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即P2P网贷)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同时,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2017年9月6日,教育部也举行新闻发布会,明确“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2017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141号文),则堵住了部分平台以“助贷”名义绕开原有监管规定从事校园贷的行为。141号文一方面再次明确P2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发放校园贷,同时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同样重要的是,大学生要从主观上、从自身出发,努力避免不良“校园贷”的侵袭,消除悲剧发生的土壤:

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和金钱观;

增强自我保护意识,不攀比、不盲目;

三思而后行,不要轻易相信借贷广告;

看管好自己的学生证件和身份证件,不能给某些人钻空子的机会。